Netflix series 《 殭屍校園 》( 지금 우리 학교는 . All of Us Are Dead )上線一天攻佔全球冠軍

  • 2022-02-02 02:22
  • Views 2013

Netflix series 《 殭屍校園 》( 지금 우리 학교는 . All of Us Are Dead )上線一天攻佔全球冠軍 封面照片

還記得《魷魚遊戲》裡飾演240號「智英」的李瑜美嗎?(下圖左)

她在《殭屍校園》以自私又勢利眼的反派登場

上線一天就奪下Netflix 全球冠軍的《殭屍校園》你一定要知道


一直以來,大型災難片在台灣的口碑、票房一直都很好

但這類影劇作品都有一個特點:總會有人出來當救世主,帶領大家渡過難關

然而,殭屍校園似乎想顛覆這種「傳統」,最後獲勝的看似是活屍大軍

韓國製作的 Netflix 原創劇集改編自原著漫畫

講述了一群高中生在學校裡奮力抵抗從校園爆發的殭屍疫情中掙扎求生的故事

這裡面包含了人性探討、驚悚元素、動作場面,甚至還有偶爾出現的幽默等等眾多元素

而這些不同元素的組合也為已經不再新穎的喪屍題材注入了新活水,創造了一個新系列故事

將創造性和驚心動魄的動作序列與一系列相關的、有同情心的角色相結合,它為殭屍類型注入了新的生命

電影編劇千成一(Chun Sung-il )改編自朱東根 (Joo Dong-geun)在Webtoon的網絡漫畫Now at Our School的《殭屍校園》(지금 우리 학교는)(All of Us Are Dead)似乎正在追隨 Netflix 另一部轟動全球的韓國影視大片 - 2021 年魷魚游戲所創造出的流行文化腳步

但在其所有令人心跳加速的殭屍動作之後,結局卻看起來虎頭蛇尾

或者也能說是一個模棱兩可的結束

這樣的結局難道是在測試殭屍校園宇宙的發展淺力嗎?

從目前的故事裡,我們看到了幾個故事線

霸凌者

被霸凌者

主角群

弓箭隊

校園以外的「大人」

難道Netflix還可望再加入更多不同的故事線?

回顧過往許多世界末日恐怖故事的結局

從希區考克的經典作品《The Birds》到CBS影集《末日逼近 The Stand》

當主角面臨的都是一個不確定的未來時,就會選擇保留想像空間的以開放式結局收尾

而我們從結局中能確定的是這個讓喪屍爆發的喬納斯病毒並未完全根除

這個病毒的發明者 - 那位科學老師還在對自己的兒子跟妻子進行一些研究與實驗

是要找出根除方法還是要將病毒武器化尚待釐清


除此之外,那些被變異病毒感染而幾乎能做到真正「不死」的學生確實還存在

從這裡還延伸出另一個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

當一個會被霸凌的「正常人」比較快樂?

當一個曾被霸凌,但感染變異病毒後能做到「復仇」的「半人半喪屍」

哪種比較快樂?

在第一季的尾聲,似乎給出了一些不同的想法

近年來在劇情中探究人性的韓國影視作品越來越多 - 從與神同行、屍速列車,再到近期的魷魚遊戲都是如此

最終,真正阻礙他們逃跑求生的不是殭屍

而是其他學生


就如同美國動畫家和漫畫家的Walt Kelly所說

「我們遇到了敵人,而他就是我們」


We have met the enemy and he is us

- Walt Kelly



故事發生在校園,為的就是反應一些時事問題,包含了:霸凌問題、性暴力、未成年懷孕、升學壓力、貧富差距造成的歧視還有人人都想當YouTuber造成為了觀看數、讚數不故一切的亂象



後記


目前為止,還沒有消息能明確指出Netflix是否已續訂了《殭屍校園》第二季

但即便是之前紅遍全球的魷魚遊戲,Netflix 也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宣布續訂,殭屍校園目前的處境跟當時的魷魚遊戲似乎如出一轍。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當然,《殭屍校園》開放式結局為第二季保留了很大的發揮空間

畢竟這麼多主要角色的倖存

班長南拉的神秘行為,以及政府潛在的不當行為,這些都極可能是在為下一季埋下伏筆


心得


有人也被劇中以下兩位女演員圈粉嗎?

荷承里飾演的弓箭手 張荷莉

趙怡賢飾演的班長 崔南拉



其它小知識

你知道在韓國校園裡把自己制服上的名牌拔下來交給對方是告白、求交往的意思嗎?





*文章內相關圖片由Netflix提供

若有不慎造成侵權請告知,必立刻刪除


相關文章

意見回饋